水印清央

骑着龙去找小公主

       很多年前,江心的小洲是一座山,春来满眼都是绿色,风吹起两个人的白袍。那是两个白衣如月的少年,哥哥牵着弟弟的手,告诉他弃族的命运。强大威严如龙竟称自己为弃族,四面楚歌的绝命追杀,沉睡千年的寒寂孤苦,只是想活下来多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好吧?

       一出场我就不喜欢夏弥,既是天使也是魔鬼。最后她露出破绽被楚子航杀死时还嘲讽地对他说:去找你的女孩吧。而那个女孩不就是她吗,是演出来的还是一部分真实的她呢?分裂多可悲啊…

       而在楚子航心里小龙女始终站在他身边吧?在他对面的空位上一起喝咖啡,在水族馆里对着白鲸做鬼脸,在他释放君焰的时候会释放风王之瞳来应援。很久之后,在他苦涩地坚信或者自欺欺人里,我才终于看见了天使的柔光。

       若最后,只剩下自己还记得那个女孩,怎能忍心不相信她呢?

       “每只象龟心中都有一处温暖的水坑,但因为一些原因它还不能爬回去打滚。”源稚生对稚女的亲情只能化作绝情,责任的长路让他悲苦又疲倦,他只渴望在路的尽头可以重新变回一只自由的象龟,回到水坑里去吧?可是这场战争远比想象中残酷,有些路一旦踏上就无法回头,亦无从后悔。源稚女说哥哥的强大不在于血统,而在于他坚定的意志。柔软和坚挺是组成一颗心的两种材质。

       源稚女和风间琉璃,最后都与哥哥擦身而过了,很多事时过境迁,最终都很无奈。“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,是再怎么恨都要跟他和解的”,人长大了就是要认识到世界的残酷再跟它和解吧,然后就会感谢遇到过的绝大多数人。

       路明非是个怂小孩,满嘴白烂话,心肠朴实无华,心中的无悔之爱是不畏惧,不退缩,不计代价,亦不求回报。他像是懦弱和孤独的化身,再真实卑微不过的存在,惟还怀持着一颗真心,便任谁也不能轻视。

        第三部犹如一支大笔,不遗余力地描摹着每个角色,许多着墨于姑娘们:有的认定了一个契约便赴汤蹈火,有的含苞待放又空山樱落,有的遇见一人就耽误了终身,令人唏嘘感慨。每个角色都热血沸腾、光芒闪烁,他们下定决心认真地活一回,为了最重要的人事拼却此生。

        初见绘梨衣,她洗着泡泡浴,逗着小黄鸭,裙子上缝满小口袋,塞着这样那样的小东西。即使出行极危险的任务,也偷偷揣着PSP,被发现后只是别过脸去不看人。她从门缝里递出的纸条上写着“我会听话”,对这个世界的残忍和美丽一无所知,拜托Sakura带她出去玩。逃亡之夜,雨笼罩着天台,小公主长长的睫毛上沾满水珠,清澈的瞳孔中倒映出整座城市的灯火,犹如星海。

        即使路明非把她当作诺诺,才像要哭出来似的不顾一切地游向她,那个拥抱不是给她的,那场陪伴本质上是个任务,对她其实更多的是怜惜吧?路明非总是宠溺地轻轻抚摸她的头发,小公主那么乖,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咪。可那一夜全世界充满了恶意,整个日本黑道对他们围追堵截,他为了保护她拼了命也要杀出一条血路来,她为了他只能命令“不好的事情”发生,把整条街化为灰烬。她真得很害怕,最后唯有紧紧地抱住那个人。浪漫的旅程,她其实一路上都默默承受着身体的重荷,像小美人鱼一样踩在刀尖上起舞。

       我原来想骑着龙来看小公主和小王子的爱情,可当一页页看过,却觉得也许绘梨衣和路明非之间的喜欢并不是爱情,他们是两只相互作伴的小怪兽,她把心爱的小黄鸭和完全的信任给他,他带她去看这个世界有多美有多大,无关风月,真心实意。

       我很喜欢绘梨衣,单纯的小公主对这个世界怀着最初的向往和期待,好奇地观察,认真地感受,她在本子上写下“世界很温柔”,是要提醒我们永远也不要麻木地忘记了吧。

        有时很残酷,依然很温柔。

从不想 要永远
谢谢你
让我把故事写完
青春荒唐
请你见谅

爱情观

沿着一条长长的
看不到尽头的路
绿荫如盖 叶色新青
时而有风 微微凉的
空气很清新

和喜欢的人
一直走下去